您的位置: 汇丰晋信 - 简单投资运动 - 红楼理财

红楼理财
第三十三回 薛姨妈受累买国债 贾探春探病解疑团

        话说探春建议贾政将资产分为核心资产和卫星资产,核心资产可以投资于一个基金组合,以满足未来养老之需。贾政听了这话不错,道,“也罢,就依你的话吧。你此番留学归来,比先果有进益!闲时多到你二哥处谈会谈会,则他也可学问日进矣。”探春忙躬身答应,又说些家务人情等语,方才退了出来。

        闲言少述,且说元宵已过,探春听得王夫人说薛姨妈病倒了,便欲去望他一望。刚走至院门前,可巧宝钗亲自送一个大夫出来,见了探春笑道,“久未见了,一向可好?”探春也笑道,“宝姑娘身上可好?”等宝钗送了人回来,二人站在院内说话儿。探春道,“年三十我看姨妈还好好的,怎么突然间就病起来了?”宝钗叹了口气道,“都是买国债惹的祸。妈妈这几年退休在家,成了铁杆的‘国债迷’,每次一有国债发行她都让我哥哥代买。前几日又发了新一期国债,可巧我哥哥和香菱都去了义乌进货,我又正好出差,我妈妈只好自己带了个丫头去。谁知这一期国债太抢手,我妈妈早早地去,却还是没买到,白在风地里站了一上午,回来便觉头疼目胀,先时还勉强撑着,这几日可捱不住了,这不,我刚请了大夫来瞧过呢。”探春正欲答话,忽听薛姨妈在屋内道,“是谁来了?”探春答应着掀帘进去,见薛姨妈正和衣躺在炕上,忙请了安,薛姨妈坐起身来,让宝钗拿了个靠枕来靠着,道,“这么冷天,难为你想着来。我还正想着让宝丫头去请你呢,可巧你倒先来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 探春在炕沿坐下,道,“姨妈有什么要紧事么?病里还惦着。”薛姨妈笑道,“也没什么要紧。只是这次没买到国债,反添了一层气,因此想着请你这理财高手来帮我想想,可有什么其它投资方式适合我呢?我也不指望多高的收益,但求强过存银行就好。”探春道,“国债风险小、收益稳定,又不收利息税,确实比较适合姨妈这样的保守型投资者。但也不是说买国债就没有风险,譬如遇到央行频繁加息,您买的国债收益率说不定会低于加息后同期存款的实际收益呢。再者,您在银行柜台买的国债不可以转让,提前支取还要收手续费,万一半道急需用钱,那时岂不是要吃个‘哑巴亏’?。”薛姨妈点头道,“我也曾听人说过,有种国债也是可以买卖的,果真如此么?”探春道,“那是记帐式国债,和姨妈买的凭证式国债又有不同。记帐式国债没有债券凭证,而是在电脑账户中作纪录,这种国债您既可以持有到期,也可以把握行情、根据利率的变化和预期做波段操作,譬如预期利率将上升,可卖出债券,预期利率下降则买入债券。”

        薛姨妈皱眉道,“但如此一来记帐式国债岂不是比凭证式国债风险大?”探春道,“正是这话。姨妈既然不喜欢风险,这个产品也未必合适。倒不如保本基金,尚可作为国债的替代品。这种基金有一个‘保本期’,通常是三年,保本期满后不但可保本金安全,且还有望享受高于存款、国债的收益。”薛姨妈狐疑道,“有这种基金么?三姑娘别是哄我罢?”探春道,“当真的呢。不过若是在保本期满之前赎回,则非但不一定保本,且要支付比较高的赎回费。”薛姨妈道,“这倒不打紧,买国债不也要持有这么些年么。”

         预知后事,且听下回分解。



新闻来源:汇丰晋信
发布时间:2006-12-26
浏览人次:3766