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 汇丰晋信 - 简单投资运动 - 红楼理财

红楼理财
第三十一回 明事理村妇思投资 虑退休贾政买古玩

        话说贾母家宴之上,探春劝刘姥姥多承担些风险以换取更高的回报,凤姐在旁道,“前日里你还和我说不要因为追求高收益而忘了风险,今儿又让姥姥多担些风险,岂不是糊涂了?”探春笑道,“凤姐姐又来捏我的错儿了。你只知其一,不知其二。凡事过犹不及,我们投资固然不能忽视风险,却也不可过度保守,关键是要看你的投资期限和风险承受能力。”凤姐笑道,“这也是因人而异的罢。” 探春点头道,“正是。若是筹集巧姐儿明年上大学的费用,凤姐姐自然不可太冒险;但姥姥给板儿攒大学学费,既然还有六七年,何不承担更高一点的风险呢?” 刘姥姥听了叹道,“怪道我们总是富不起来呢,原是我们不懂这些个道理,白耽误了这些年!家去以后少不得我也要撺掇儿子媳妇们做点投资,就去买三姑娘说的那什么‘基金’,板儿将来的学费也就不愁了。”那板儿方才埋头猛吃,此刻听到叫自己的名字,嘴里塞满了食物含糊地道,“鸡精比味精好,今儿的菜就特别好吃。” 刘姥姥忙打了他一巴掌,骂道:“下作黄子,正经道理不学,只顾着吃咧。”板儿咧嘴要哭,众人忙劝解方罢。
  
        须臾饭毕,贾母笑道:“大家才都吃了些酒,且出去散散再坐罢。”于是大家出席,都随着贾母到院外欣赏烟花。探春因想起尚未和贾政拜年,料想他在书房内,便辞了出来一路走去。刚转过屏门,不想对面来了一人正兴兴头头往外走,险些儿撞了个满怀。那人刹住脚叫了声,“三小姐新年好!”探春仔细一瞅,却是金陵古董店的总经理冷子兴,便问道,“冷老板可是大忙人,怎么有空到这里来?”冷子兴笑道,“今儿可是世翁亲自传唤,晚生岂敢不来。”探春奇道,“我父亲不知何事找你?”冷子兴面有得色地道,“老世翁可真是大手笔,订下了我带来的好几样古玩字画呢!”探春听得此言,心下不安,忙道:“改日再聊罢,我不送了。”冷子兴出去不提。

        探春进到书房,见贾政正背着手踱来踱去,忙请了安,问道,“父亲今儿个怎么雅兴大发,想买艺术品了?”贾政叹了口气道,“什么雅兴,不过是离退休日近,官场争胜之心大灰,想着为将来计而已。”探春道,“艺术品可是一个比较偏门的投资,需要很高的专业知识和技巧。如果不具备鉴赏能力,买了赝品可是血本无归呢!父亲这几年竟开始专研艺术品鉴赏么?”贾政摆手道,“哪里谈得上专研!不过是因为喜欢,平时略上心些,知道点儿皮毛而已。”探春道,“既如此,买几幅字画欣赏即可,若是想通过这项投资达到保值增值的目的,父亲可千万要注意其中的风险呢。” 贾政道,“只要是真迹,自然会升值,有何风险?”探春摇头道,“即便是名家力作,过度投机价格也会虚高,恐怕也不是只赚不赔呢。这在海外并可是有先例的,譬如毕加索的一幅《镜》,在1989年的纽约拍卖会上曾以2400万美元拍出,到90年代中期成交价就掉到了1820万美元。投资人不是白白亏了将近600万么?” 贾政本不是当家立计之人,一听探春此言,沉吟半晌,方道,“依你说,该如何投资呢?”

        预知探春作何回答,且听下回分解。



新闻来源:汇丰晋信
发布时间:2006-12-12
浏览人次:3520